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镇妖册 第三百八十一章 反击

发布时间:2020-01-18 00:55:25

镇妖册 第三百八十一章 反击

“呀!这是什么呀!”

随着视角的转移,小路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原本她以为会看到一个土黄色的法阵络,并从中寻找那些银色的细线,可眼前所见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她所看见的是一个五颜六色法阵结构。

大吃一惊之后在仔细一看,原来这些五颜六色的元灵是由许多种不同的元灵丝线所组成的,就像是用五彩的丝线绞成的一条更粗的绳索一样。

许行空见此也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这些家伙,原来是如此控制会宾楼的...”

小路也明白过来,原来出手控制住会宾楼法阵结构的并非一个人,而是这些共同出手劫持了会宾楼的整个法阵结构,怪不得能压制住原本的法阵能量,轻易夺取了控制权。

当然了,这也是玉山雨斋没有跟他们争夺控制权,毕竟这些都是身份尊贵的客人,他们封锁会宾楼防止窥测也是合情合理的,如果玉山雨斋动用驻地的中枢法阵能量,甚至动用蓝灵的能量来争夺会宾楼的法阵控制权的话,那就等同于撕破脸了。

虽然这一切看上去只是一种很正常的防御性措施,不过...

许行空的声音却越来低,最后几个字几不可闻,小路奇怪的看向许行空,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好一会,许行空忽然开口道:

“这些老狐狸,一个个都鬼精鬼精的,我还以为他们之间可能会存在几个利益集团,现在看来,这次倒是万众一心,都是想要从我们这里捞好处的。”

小路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有些担忧的问道:

“怎么会这样?”

许行空呵呵一笑道:

“其实也很容易理解,小路,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组团南下?”

“如果说他们都是打着捞好处的主意而来的,那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手里有值得他们动手的东西呢?虽然我们确实有,难道我们内部有奸细?”

“奸细?问题是知道关键秘密的人一巴掌都数的过来,而这些人都是很可靠的人,事实上连众位长老都不知道我们手里掌握着何等关键的技术和理论。”

“那他们怎么会组团南下?不会仅仅是因为那些不怎么靠谱的谣言?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许行空挑了挑眉梢道:

“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也许他们各有各的理由,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参加这个老干部旅游团,但是现在他们肯定都有捞好处的打算,至于他们到底知道些什么,我们在这里猜也没用,很快他们的底牌就会出现在谈判桌上,不过现在嘛,嘿嘿...”

一听许行空那充满嘲讽的笑意,小路立马就开口劝道:

“你可别乱来啊,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小枫处理吧,别忘了你并不擅长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更何况眼前如此复杂的情况,一个不好,说不定就自乱阵脚了。”

许行空睁开眼睛扫了一眼正在争论的口沫横飞的众位长老,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林晓枫,扯了扯嘴角对小路道:

“自乱阵脚,如今这帮家伙不正在这么干么,真不明白这些蠢货在想什么,难道还幻想着借助外力来逼迫我们让出手中的权柄么?”

小路笑了笑摇头道:

“他们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想头,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想要借助这个事情捞些好处吧,哪怕多分得一点权力也是好的,反正不争白不争,争了也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

许行空厌烦的闭上眼睛:

“这都是我那个师父给惯得,有功能奖,有过不罚,真是老好人呢,不过,这家伙好像就是会针对我,哼!”

小路抿嘴一笑,抬手指了指眼前那五彩缤纷的绳索道:

“别说这有的没的了,眼下这个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仔细看看这里的布置,这些老家伙是做了个陷阱啊,也许他们正等着我们冒头呢,幸好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伪装成法阵中原本的元灵,不然肯定会惊动这些老东西,然后被他们强势围观。”

“陷阱?你是说这里的法阵已经被改了?”

“不是法阵,他们那里用得着法阵,以他们是三个人的能耐,哪怕是师叔祖借助蓝灵的能力,想要窥测他们的时候也一样会被他们强行拽进元神空间的,这也是他们故意不切断会宾楼与外界元灵联系的原因。”

小路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他们难道想要控制师叔祖,甚至是想要控制蓝灵?不会吧,这不是撕破脸的节奏么?”

“当然不会,但是如果师叔祖或者别的什么人真的被拉进他们的元神空间里,恐怕面子上须不好过。”

“那我们就不去窥视好了,师叔祖一直没有动作恐怕也是知道这里的情况的。”

许行空苦笑道:

“如果师叔祖知道就更糟了,现在这里就是一个擂台,我们来了,就会掉进陷阱,不来,则弱了气势,谈判上就显得被动了,这恐怕也是他们的一个下马威吧。”

“这是阳谋呢!那刚才那道银色的元灵丝线就是一种挑衅了?”

“恩,也可以叫嘲讽,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混蛋弄的。”

小路好奇的问道:

“怎么看?这些五色的元灵根本就分不清楚那个是哪个嘛。”

许行空阴阴一笑道:

“简单,一会儿让师叔祖攻击已经那道延伸出去的元灵,看看谁有反应不就知道了。”

小路恍然点头:

“的确是个好办法,幸好他们没放真正的结界,否则我们也看不到室内情况了。”

许行空撇嘴道:

“他们什么身份,好意思在别人家里放个结界将自己藏起来么?所谓瓜田李下呀,哈哈...”

“那我们怎么知会师叔祖?”

“用呀,呵呵...”

许行空说罢掏出自己的,也不管周围几道不满的眼神,自顾自的给师叔祖发了个短信。

当然,许行空不会告诉师叔祖他发现有人在窥视蓝灵,他只是跟师叔祖说为了防止那些高人窥视门内机密,要求提高驻地内的内部安全等级,将安全等级从三级提高到二级,所谓的二级安全等级也不会启动更强有力的防御法阵,只是会加强对内部法阵的监测和清扫强度,会每隔一分钟左右进行一次全络清扫。

所谓全络清扫,其实就是法阵络中由上而下的进行一组脉冲冲击,这种清扫是对付渗透的最佳方法,不过这种清扫也会影响法阵络的运转,甚至会让持久运转的法阵造成一些影响,幸好这种影响并不大,在非战争时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师叔祖并没有回复许行空的要求,但是很快许行空就感受到了那自上而下的强烈脉冲冲击,许行空是早有准备,而且他跟小路此时处在络的末端,所以这股冲击只是让真实视觉的感知界面产生一阵抖动,但是没有准备而且已经差不多延伸到主干的那道银色元灵的主人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许行空可以想象,那家伙现在只怕像是极为安静的环境中耳边忽然爆出一声惊雷一样,那冲击力绝对够劲,感觉绝对酸爽。

所以,许行空在感觉到画面晃动的瞬间,也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短发老头身体猛地抖了一下,在龇牙咧嘴的同时,身体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元灵波动,不过他马上意识到什么,迅速的将波动收了回去,干笑着扭头四顾,不过此时会宾楼中所有老干部的眼睛都盯着他呢。

“嘿嘿,原来是极武门的武掌门,师父不是说这老头是师祖的小弟么?真是人走茶凉呀!”

许行空笑得很冷,显然对这老头的行为极为不满。

这时正在开会的众人也感觉到了动静,毕竟在座的都是门中最强的一群人,虽然这股脉冲波动并不大,但是他们仍然感觉到周围的法阵出现的异动。

嘴快的长老已经惊慌的开口道:

“怎么回事?难道出事了?”

杨万江迅速的开口道:

“慌什么,只不过是络强化清扫而已,行空,是不是你弄的?”

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懒洋洋的许行空,许行空直起身子一本正经的点头道:

“不错,我刚才觉得有人想要窥视我们的会议,所以就请师叔祖清扫了一下。”

许行空话音才落,在座的众人脸色同时一变,刚才还唾沫横飞的场面一下就冷了下来,外部骤然增强的威胁让某些想要捞好处的人稍稍清醒了一些。

林晓枫悄悄勾了勾嘴角,杨万江眼神复杂的看了许行空一眼道:

“你确定?”

许行空耸了耸肩不负的回道:

“不确定,但是小心无大错嘛,呵呵。”

杨万江无奈的瞪了许行空一眼,转向众人道:

“好了,不能让贵客久等,先看看他们有什么要求吧,其他的事情再议,小枫、于师弟、谢长老,你们跟我一起去见见贵客,行空...你也去。好了,散会。”

众位长老各怀心思的互相看了看,最终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各自起身散了,等到众人都出去了,杨万江才沉着脸对许行空道: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许行空笑了笑道:

“师父,我哪里会搞鬼呀,也许真的是人家等的不耐烦了呢,我们不能总在这里闲聊吧将那些老干部,不,老前辈晾在那里,您说是吧。”

林晓枫扭过头去偷偷笑了笑,于长老和谢长老也是呵呵一笑,杨万江脸色有些复杂,冷哼了一声起身就向外走,懒得再搭理这个混蛋弟子。

绍兴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曙光瑞典诺贝尔种植牙
nk细胞疗法合法吗
秦皇岛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镇江牛皮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