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江南鬼要住進來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15:52

  星期五下了班,吃了饭,回了家,楼强就打开笔记本电脑一直泡在络上现代的人,已经无法离开络了,看,打游戏,甚至交朋友,很多人都是通过络而不是传统媒介和现实世界

  楼强还喜欢浏览文学类的页,他对文字有很强的鉴赏能力,虽然自己不写楼强小时候的愿望是成为一个作家,但天不遂人愿,他现在是一个平面设计师同样是创作性的工作,但是楼强打心眼里羡慕写作

  楼强打开了一篇新发的文章,标题挺吸引人,属于鬼神之类的,就看了下去

  慢慢地,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开始弥漫周身,心中有些惶惶的楼强感觉似乎身上的汗毛都在慢慢竖起,头发也有了感觉,像刺猬一样张了起来

  楼强抬头看了一下前面的镜子,猛地惊了一下,果真看到自己的头发一根根张起

  一定是幻觉,摇了一下头,再看时头发已经没有什么异常,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楼强耐着性子,终于把那篇文章看完了但是那种很奇异的无法捉摸的感觉始终没有散去

  楼强站起身,要去洗手间,脚下却滑了一下,地板太潮湿了这地板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潮湿的

  楼强去了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把阳台上的衣服顺便收了起来

  “楼强,出去游泳吧”楼强很要好的一个同事和楼强招呼

  “哦,我上还有点事,不去了”楼强随口答道,脑子里却还在想:今天地板怎么这么湿呢

  楼强把衣服放进衣柜,又坐回了电脑前面,一边看,一边听音乐,一边和一个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友忽然挑起了一个新话题,发来信息:“你相信鬼神吗”

  “不相信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鬼神”楼强答道

  “我相信,鬼神就在我们身边”

  “切,谁见过鬼是什么样子的”楼强打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也露出了不屑一顾

  “我见过鬼就在我们身边,他们在看着我们”

  “也许你以前没有见过,但以后会见到,一个人的一生中至少一次要见到鬼”友的这一句话好像预言,然后他的头像就变成了灰色,不辞而别了

  楼强有些心神不宁,想着友的话:鬼就在我们身边竟然慢慢地感觉周围似乎有一些眼睛盯着自己刚才那种奇异的感觉也没有消失,现在越来越强,到底是什么感觉,楼强也说不清楚

  楼强感觉很压抑,似乎被什么包围了,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天也渐渐地黑了,楼强眼皮很沉重,想睡觉楼强从来没有这么早睡过

  楼强打开灯,洗了澡,收拾了一下,关灯睡觉

  却睡得不踏实,迷迷糊糊中,感觉好像有人在屋子里来回走动什么人呢怎么可能有人自己的门窗关得好好的楼强惊醒了过来,竖起了两只耳朵仔细地听是的,是有人走动的声音,而且,从洗手间传来了“唉……”的一声悠长的叹息楼强的手心出汗了,汗毛已经竖立起来

  楼强身子不动,睁开了眼睛,在房子里扫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没有开灯的房间有一种浅浅的绿色,显得有些诡异

  “哎呀”楼强一激灵坐了起来,打开了灯脸上布满着惊恐,眼睛里是不可思议的眼神房子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声音,这寂静却使楼强觉得更可怕

  楼强盘整着自己的思绪,惊恐是因为细想,想到了今天的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

  第一、感觉头发竖立,看镜子时似乎看到另外一个模糊人头的影像,当时囿于那种奇异的感觉和头发竖立的幻觉,而没有注意再说,当时真的是幻觉吗

  第二、同事和楼强打招呼是不可能的事情啊他在窗外和楼强打招呼,楼强是住在六楼楼强当时心里专注于地板的湿,就没有感觉意外

  第三、地板为什么会这么湿呢

  第四、神秘的友

  第五、房子里走来走去的人

  楼强理清了这些事情后,更加害怕,心噗嗵噗嗵地跳着楼强知道自己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直到现在还是周身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怎么办看看表,十一点了

  思考了半天,楼强决定继续睡觉,过了今晚再说

  楼强不敢关灯了,他现在害怕黑暗——这个曾经的很坚强的男人啊

  日光灯泛着惨白的光,把满屋子照得惨白,窗帘在微风的吹拂下来回轻轻地飘,增加了一种无法言传的气氛衣柜里,床下面,门后面,房间的各个角落,所有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所有楼强看不到的地方,似乎都有不明物在窥伺着

  楼强慢慢闭上了眼睛,但是他还很清醒,他全身各处连每一个毛孔都紧张着,充分感受周围的气息和意外,也准备着应对意外楼强手握得紧紧的,手心里都是汗全身也在出汗,虽然天气并不热

  忽然感到面门发热,好象有人向自己吹气,也感到有人坐在自己的床上,这完全是凭着气息的感受

  楼强慢慢地睁开眼睛,他不敢快速睁开,他怕看到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什么也没有,还是空荡荡的

  楼强干脆睁着眼睛,不再睡觉他受不了这种似有似无的感觉“唉……”洗手间又传出了悠长的叹息声楼强的耳朵马上支了起来,全身紧张

  又有了水声,是淋浴的声音

  楼强定了定神,走下床来,他要去洗手间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楼强站起来,腿有点发抖,双手紧攒

  浴室里忽然传来“啪啦”一声响,楼强吓得腿一软就倒下了太突然了,楼强本来精神就高度紧张

  是淋浴喷头掉在地上的声音,楼强回想了一下,确定了刚才的响声楼强重新站起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走向浴室

  浴室的门开着,楼强想走进去,又有点不敢,站在门口看到,那喷头好端端挂在那里但是还滴着水,有人刚用过的样子那水嘀嗒嘀嗒往下滴,打在地板上溅起一些水花,使浴室里有一些雾气这雾气也不应该这么浓重啊

  楼强感受到浴室门后好象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楼强心中很忐忑,知道今晚无论如何不能够住下去了,再不走可能会有危险楼强颤抖着手把门打开,腿刚刚迈出去,后面门“砰”的一声自动关上了,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女人的笑声,那笑声桀桀地很刺耳

  走到灯火通明的大街上,楼强还在心有余悸不能回去了,到哪里去呢在这心惊肉跳的晚上,楼强想到了他的好朋友阿国,他急需有个朋友聊天,诉说今天的事情以缓解心情压力,但是别人会相信他这些天方夜谭式的事情吗阿国会信,所以只有去找阿国

  已经晚上12点了,跳上了一趟开往城市另一头的公交车,楼强在后排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一直惊悸的心终于稍微平静了,他不再孤独,来到了一个多人的世界,虽然不是很多,只有三五个

  车快速奔驰,子夜的街道没有很多车辆

  楼强感到车窗外有人在看着自己,慢慢转过头,看到一个很青春的女孩子的脸,很有神的一双眼睛媚媚地看着楼强平时 的楼强并没有看到靓女的惊喜,也没有为女孩子的微笑所感动,楼强的脑子无比清醒,他知道飞驰的车窗外有一个同样飞驰的人头意味着什么楼强正襟危坐,不向窗外看楼强感觉车内的气氛也好像变化了,刚才因为进入人群而安静的心又慢慢提了起来

  前面靠中门坐着一中年男子,上身没有什么异常,但楼强注意到他的下面飘飘的,似乎没有脚

  那中年男子后面坐着一青年女子,身材不错她慢慢回过头来,竟然看了楼强一眼,看得楼强心里“咯噔”一下她转头的动作好慢,就像电影里的慢动作特写

  公交车里的空气也很湿润,就如在海水边的感受这种怪异的湿润弥漫了整个车厢,笼罩着楼强全身楼强想到了刚才自己房间滑滑的地板

  那青年女子从猩红色背包里拿出了一把猩红色的梳子,竟然又回头看了楼强一眼,这一次,楼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看到女人的眼睛也是猩红色

  楼强忽然有些后悔,他不该在这黑黝黝的子夜乘公交车去找阿国,他应该找个旅馆住下来这个女人,或者说这个女鬼为什么老回头看自己呢楼强不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感觉自己已经受不了了,心脏压抑的难受前面还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没有注意到后面,在小声地交谈

  可是楼强已经开始怀疑,这两个人看起来很寻常,但谁知道是不是鬼司机呢不会开着车把自己送到阴曹地府吧

  楼强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青年女人,她并没有直接去梳头,而是两手去抱住耳朵部位,她的手好像在用力,竟然把头拿了下来,一手把它抱在怀里,一手拿着梳子慢慢梳楼强身子颤抖着,张嘴想叫,却没有叫出声来,好像有东西在卡着自己的脖子

  公交车上的自动语音报站“XX天桥到了,请到站的乘客带齐行李物品下车”

  那青年女子麻利地把头和梳子放回原处,和平常人一样地下了车,没有任何异常不过她下车之前回过头问了楼强一句话:“要梳头吗”

  那中年男子也下了车,飘飘地就下了

  公交车继续前行,五分钟之后终于到了终点站前面的一男一女也下去了只剩下了楼强一个人楼强想站起来,竟然没有力气

  司机慢慢转过头来,见楼强仍然没有下车的意思,就站起身,走了过来

  他要干什么楼强嘶叫:“不要过来”发出的却是沙哑而无力的声音

  司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他看出了楼强的惊惧他停了下来,温和地问:“年轻人,你为什么这个时间乘车呢”

  楼强从他的温和看出了人性,慢慢冷静了下来

  司机告诉楼强,这子夜末班车总是他来开,别的司机害怕,因为路上总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上车不过根本不用怕,你不做亏心事,它们一般不会来找你的司机后来好心地把楼强送到了阿国的住处,临走向楼强强调:“记住,鬼是到处存在的,它们正在角角落落里看着我们,你一般看不到它们,它们一般也不会找你的,除非你做了亏心事或者机缘巧合”

  进了阿国家门,看到阿国的笑脸,楼强安心了很多,多么可怕的夜晚啊

  阿国拿出了一瓶啤酒和一碟花生米,和楼强聊天楼强迫不及待地述说今天晚上的经历,阿国就一味地开导他

  从卧室走出了一个女人,走向洗手间

  阿国看着面熟,问:“那是谁”

  阿国惊奇:“你嫂子啊,看不出来”

  楼强的心马上很不安,不是为了自己认不出嫂子,而是为了自己明确看出那不是嫂子,阿国的老婆没有这么高,差异太明显了

  那女人从洗手间出来了,向他们袅袅地走了过来楼强脸上变了颜色,有着惊恐的表情楼强看到,这女人就是自己在公交车上遇到的梳头女子

  阿国以为楼强惊吓过度了,现在竟然看到自己的老婆也害怕,对楼强说:“睡觉吧,休息一下就好了”回过身来拉着那女人的手,亲昵地说:“老婆,我们也睡觉去吧”

  楼强呆呆地看着他们卧室的门关上,甩了一下头:难道是我眼花了难道阿国和我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

  楼强躺在沙发上,心中惊恐不已这人世上到处都是鬼吗它们和我们就住在一起吗楼强为屋子里的阿国担心,支着耳朵倾尽全力听着里面的动静,却什么也听不到

  在惊恐中,楼强逐渐迷迷糊糊了,思维慢慢不清晰

  “吱”一声响,似乎惊醒了楼强,女人闪了出来,慢慢走向客厅,走向楼强楼强惊了一下,想坐起来,竟动弹不得她走到楼强的脚那一端,楼强看到,她就是公交车上的梳头女,哪里是阿国的老婆

  那女人一扬手,身上的睡衣就不见了,露出了美妙的躯体没有灯光,但楼强仍然看到了 的美好形状,突兀在她胸前,似在向别人挑战身体到腰部,却变得很细,和臀部的肥大丰满连接起来,形成了无与伦比的曲线

  楼强虽然很怕,见到这无限的诱惑,竟有了反应

  女人躬下腰来,去掉楼强的裤子,低头在那里慢慢舔弄楼强感到痒痒的,热热的,在逐渐膨胀,不一会儿就到了极点,坚硬如铁

  女人的舌头从根到稍,从上到下,来回轻扫,最后停留在了冠状区,反复欺负那嫩嫩的部位张口含住了那个头,用力地吸,同时舌头在里面转圈,女人的情绪是那么的热烈舌头的柔软和嘴的紧缩,让楼强飘飘欲仙

  女人岔开两腿,跪在沙发上,手扶着那根坚硬,对准坐了下去,同时嘴里发出了“喔”的一声满足的声音

  楼强感到进去的地方很温暖,裹得很紧,又有着一股子吸力

  女人双手撑在沙发上,屁股上上下下起落着,不紧不慢,享受着这种来回的摩擦两只 随着屁股的起落而晃动着,看起来很淫靡,吸引着楼强的眼神

  楼强想伸手去抓住它们,抚摸它们,揉搓它们,但自己的身体却不能动

  女人起落的速度加快了,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下面也发出啪啪的撞击声和水的唧咕唧咕的声音

  两只 上下跳跃着,越来越快,在这种快速的跳跃中,楼强感觉越来越强烈,猛地就喷勃而发了楼强看到,女人的身体弯成了弓形,剧烈地一抖一抖

  楼强忽然感到手脚能动了,坐了起来,看到天已经亮了刚才自己是做梦吗可是怎么感觉那么清晰楼强感觉到下面有点生疼楼强头痛欲裂,难以理解

  呆呆地坐了一会儿,阿国夫妻也起床了楼强看到那就是阿国的老婆,哪里有梳头女的影子楼强怔怔地满腹心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楼强告别阿国,上午就打退掉了所租住的房子,下午去搬东西搬完东西时,楼强看到,竟然已经有人在和房东签合同,要住进来了那是个年轻的女人,身材丰满而匀称,皮肤白皙而细腻楼强当时想提醒她不要住进去,但是碍于房东在旁现在房东已经走了,她正站在门口,好心的楼强就想去跟她说明情况不经意地一阵微风吹来,掀起了女人猩红的裙子,楼强的眼睛不由自主跟着风向裙底看去,那美白的大腿根部,和身体之间竟然是空空的,没有连接

  楼强哪里还要和她说什么,转身就走,远远地那女人的声音传来:“喂,其实你不用走的,可以一起住进来”

  你的邻居是个美丽女子吗

  楼强知道,所有这一切不寻常的事情,都是他在上看了那篇鬼故事之后出现的,那篇鬼故事的题目就是:鬼要住进来

  共 515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可以说,这是一篇关于鬼怪灵异的小说楼强看了一篇络上的关于鬼怪之类的文章,又和一个怪怪的友聊了几句天然后,就出现了一系列怪异的事情致使楼强再也不敢住下去了在坐着公交车去阿国家的途中,又是一路惊恐到了阿国家里,依旧逃不过鬼怪的纠缠小说读起来,还是挺吓人的,特别是在晚上但文中所说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可是一句大实话心底无私天地宽,心里无鬼就好欣赏,——:哪里天涯

  1楼文友:201 - 00:28:55 问好作者,欣赏佳作了,期待更多精彩

  2楼文友:201 - 18:55:21 世间本无鬼,总不过是人在自寻烦恼简短的篇幅,剖开了一类人的内心世界,也说明了空虚生暗鬼这一道理文笔老到,刻画深入 天地繁复,大道至简

早搏吃什么有效
脑梗塞患者可以吃通心络吗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动脉硬化日常保健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