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华尔街门诊部 第一百二十章 毒药药理,鼠小弟神伤

发布时间:2019-09-24 19:39:13

华尔街门诊部 第一百二十章 毒药药理,鼠小弟神伤

王子的彻底的疯狂了,心底有一股浓浓的热血涌了上来,那么久的姜老头子的死因终于有了一大突破了,当时那种毒药就是DY-101!王子现在可以肯定了。

“王子,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不是的话,你有多么的尴尬啊,所以你要不要再看看,现在我们只能说气味和毒药的型号是一样的,他们随时可以反咬我们一口啊,你要知道别人跟你作对的话,那会想到各种的办法,而且你在明处,别人在暗处!”童琳提醒王子,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还有鉴定这个DY-101一些的特性,不然的话,就算是百搭了。

王子跳跃的神经稍微的安定下来了,坐在了华子的实验桌的旁边,现在楼下是叶子在看着,自己要看看这东西的能力。

“神农坠能够查吗?”华子突然问道。

“这……应该不行吧?”王子看了看王子,又看看童琳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尴尬,毕竟自己还没有完全驾驭这个神器啊,想到这里,王子又想到了上午和杜康的在一起时候的感应,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唯一的感觉就是蚩尤鼎就在身边,就在杜康的身上,好在王子并不傻,既然自己有这种感觉的话,那就不得不说杜康也会有这种感觉,两个人已经完全暴露给对方了,看来以后的事情更加难办了。

王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华子说了一句,找小白鼠吧,看看癌细胞的控制是怎么样的,能够模拟出姜老爷子死因的现象就是最好的,现在说什么都是白搭!王子说道。

说完,紧锣密鼓的实验就开始了,现在王子走了下去,只有华子和叶子在上面进行着试验,叶子对于这种新的药品十分的感兴趣,听了王子简单的介绍之后叶子都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事情就是如此啊,没有任何的造假,在现在的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可以改变癌细胞的能力的东西,而且不知道这东西出自谁的手,不过暂且就是杜康的手,因为炼金的所有的产品的面试都跟杜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华子小心翼翼的把那张吸着试剂的纸巾取了一片,放在了实验台上,然后慢慢的吸取中的那点残留的试剂,一边已经拿来了一只小白鼠,为了让小白鼠保持安静,叶子已经给小白鼠注射了一点点镇定剂,小白鼠可能是知道自己即将成为试验品了,十分的淡定,看淡了同伴们的生死,自己也不想抵触一下了。

华子慢慢的,用微型注射器把DY-101注射到了小白鼠的体内。

小白鼠的面目突然狰狞起来了,趁此机会,华子赶紧拿了一个铁罩子,把小白鼠罩在了里面,防止鼠小弟变异伤人之类的,华子最近看了太多了什么变异的电影,这种事情也是极有可能发生的,所以十分的小心翼翼。

叶子记录着各种各样的参数,对于以后的研究是有帮助的。

——

“找到了吗?”杜康坐在办公室里面,等着所有人的汇报。

“一楼以上没有任何痕迹!”安保人员报告。

“那么实验室呢?地下的实验室!!!”这才是杜康关心的事情。

“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事情,但是在会议室里面有着王子的低头鬼鬼祟祟的场景,不过就是在姜总在的时候,想必也不足为奇!”安保人员接着汇报。

“放狗屁!”杜康开口大骂,然后离开了,自己要去亲眼看看王子的动作。

画面里面的王子有些呆呆的,一直坐在那里,不说什么,偶尔的点点头,左顾右盼!

“这难道是在关注我们的环境,或者为了进来准备点什么?”杜康犯了难,这个时候,只有等着了,等着后面的动作。

直到放完,王子都没有任何的动作了,找不到把柄,杜康只有作罢。

——

华子控制着那些药物的计量,记录着癌细胞的位置,然后华子就开始控制变量实验了。

小白鼠的癌细胞在拼命的分裂着,杂乱无章,但是波及的范围很小,按照这个趋势的话,直到一天后才会死亡,或者濒死。

现在,华子拿出了准备好的薰衣草试剂,滴在了小白鼠的身边。

就在这个时候,华子的屏幕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就是癌细胞大规模的爆发式扩散。打了镇定剂的小白鼠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突然疯狂的嘶吼着,但是出不来,动不了,活生生的在里面挣扎。

癌细胞在五分钟之后恢复了原来的位置,对比之前的记录点,一模一样,但是小白鼠已经死亡了,癌细胞扩散了之后,恢复到之前的位置,凝固了。

华子不寒而栗,这种技术真的是要命了,对于杀人倒是很有一套,但是叶子和华子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既然有这个效果的话,就一定可以有着控制癌细胞的位置的能力,但是如何去控制和驾驭,谁都不知道。

等到消息的王子内心有些挣扎,按照小白鼠的死亡的路程,那么,姜老爷子离世的时候该是有多么的痛苦啊,一切都过去了,姜老爷子或许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了,被自己的女儿杀死了。

当然,这是王子的猜测,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自己。

鼠小弟看到了实验的过程,作为一只鼠,鼠小弟留下了心理阴影,坐在桌子边,一言不发,留给大家一个背影,一个弱小的背影,有些像电影里面的那样,让人看了十分的心疼,欲言又止。

王子看见鼠小弟的这个样子,不忍着问了一句,“怎么了?”王子看着他。

鼠小弟没有说话,继续一言不发。

“是不是拿了小白鼠做实验?”王子看着他,不会用自己的蛮力改变鼠小弟的坐姿。

“你们跟他们没有区别,都是拿老鼠做实验!”鼠小弟冷不丁的说道,声音里面有深恶痛绝,也有害怕,害怕的感觉王子察觉到了。

“你是我们的朋友!”王子说道。

“……但是我是一只老鼠!”鼠小弟的回答让王子和童琳都十分的难受。

“这……”王子无话可说。

“鼠小弟,你是最乖的,我们只用了专门做实验的小白鼠,没有别的老鼠!”童琳解释道。

“那还是老鼠!”鼠小弟说,有些失望,这种表情渐渐的流露出来。

“额……是我们不对,但是我们没办法!”王子无力的解释,他也不想这样。

“你不是有神农坠吗?为什么你不能使用更加先进的办法!?”鼠小弟回过头,脸上有泪,藏匿在毛发中,鼠小弟质问王子。

“但是我没有办法完全驾驭,我以后会减少这样的实验的!”王子说道。

“那就是说还是会的!”

“我会慢慢变少,知道没有!”

“那你拿着神农坠干什么?”

“我会尽快!”

“你怎么证明你自己?”鼠小弟继续逼问。

“我用神农坠和我自己的名誉发誓!”王子举起了说,童琳看着这一人一鼠,如此的认真。

“你要少用老鼠,直到不用!”

“对的!”

“不能直接不用吗?”

“现在的医学条件不允许!”

“那我给你时间!”

“好!”

一分钟后,王子的手和鼠小弟的手碰到了一起

华尔街门诊部  第一百二十章 毒药药理,鼠小弟神伤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黄冈治疗睾丸炎费用
七台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永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靠谱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