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美文共赏】纵歌须豪情(品文)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3:18
“半个文人,半个商人,一个男人。这就是我。”有了晚枫对自己的定位,我所感悟到的晚枫,便是文中有商人的精明、商中有文人的儒雅,最后汇集成为一个精明儒雅、写得一手好诗又深谙生意经的男子。
通常,商人与文人,本质上很难兼容。商人趋于理性,文人更讲求感性。感性,感情用事,商之大忌。理性,规范守则,飘逸文感之敌。那么,晚枫不但是诗人,还是商人,他又是如何游刃有余地腾挪于诗行与生意之间?
关注晚枫已不是一日两日。每每品读晚枫新作,我都会氤氲于某种定了格式、定了格调的熟悉气场里,浓郁的“旧”感触中,“新绿”又生。这是一个坚持唱赞歌的人。这是一个善于调动 的人。这是一个擅长自勉自励的人。最最重要的,这是一个极具个性、并不隐讳个性的人。晚枫“率性直白,果敢坚定”的个性,说起来,来得要难不难、要简单不简单,不过是坚持自我。是的,坚持自我,而且貌似还是偏离“主流”的自我——在一个越发“归真”于人性初始诉求、摒弃英雄楷模的时代,晚枫这样的自我,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但,又不得不说,那一行行完全不用朦胧派、不用意识流作装饰、直达意境的诗文中所饱满的清爽明快的“意志”,偏偏就有那么一种天然的吸引力和冲击力,让阴霾沉郁的心,豁然一亮。
——“怒向刀丛觅小诗的人死了/用黑眼睛探寻光明的人不在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变成了温柔的广告语/从此诗的身上就看不见了血性。”没有了“血性”的诗人,忧愤何以为载?少了血性的诗行,还能余有几分动人心魄的感召力?
——《关于诗的胡言乱语》,“诗被诗人当作时髦的宠物喂养/变成待价而沽的玩物/等着被拍卖的就只有生命了”。这样的“胡言乱语”,怎不让人心头一凉,冷汗淋淋。
——“诗人养活不了自己/是社会太穷吗、这个命题、不要奢望用诗来解答。”滚滚红尘、物欲烟尘中,诗,本身无力解答这个问题。交给我们的社会学家?可惜,社会学家不是诗人,不懂诗人的心。

我印象中的晚枫,因为 奔放,因为个性鲜明,已生成了某种气场,成就了某种风气。坚持唱“红歌”、唱赞歌,不避讳自己的视点、不跟风“点击率”而为文,在现今正性文学的尴尬境况下,我对晚枫尤其敬佩不已。不得不说,在相当一段时期,我们的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并不平衡,种种不尽如人意的现象、局面让人心生抱怨,情绪颓废。晚枫,一个商人、一个文人,处在“经商为文的风口浪尖”,更有理由把“消极”千倍放大。商业职场的争斗、潜规,很容易让人疲惫、厌倦;文化特质的模糊和边缘化,很容易让人迷惘、迷失;步入中年,老人孩子家庭,琐事纷杂,爱情沉淀为亲情, 趋于平缓平淡,很容易沉闷、烦乱……如此种种,绝大多数中年人处在从性格到认知过渡转型的敏感时期。晚枫是怎样做的呢?他为什么执意于 ?为什么他的眼里总是阳光、总是爽朗的晴空?在我看来,晚枫的“生存之道”其实再简单不过。如果消极的事你消极去看、去解,你的情绪只能是越发地“灰色”、越发地郁结,反之,遇人遇事多从正面着眼,从积极面思虑,你所看到的、感到的,自然是美多于丑、好多于坏,于是,你的情绪自然会随之变得平和、愉悦。很深奥么?不过是积极的自我调节。
拥有积极的自我调节能力的晚枫,不只是 的抒情、高昂的赞歌,还有舒缓入心的情歌。一首《写给梅岚的诗》,让我们浮躁不知所从的情感瞬间“入定”。“当我萌动的诗情,被初夏夜的月光点缀/跃跃欲试的灵感之神/竟忘记了梅岚的年岁/她,被妆扮得格外年轻水灵/5 岁的容颜还挂满花穗……”是什么,妆扮得“5 岁的容颜还挂满花穗”?情人眼里出西施。西施与容颜、与年龄无关,只因了“她从诗中走来,为我披上毛衣”。从诗中走来的,是永远不老的梅岚,为我披上毛衣的,是唱着“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的老伴。这是一首直白的情诗。直白到你可以看到两个已鬓生白发的伴侣,闪在眸子里的相视一笑,为“让生命穿越时空到了白头”平添素面朝天的注释。不懂诗的我,怦然心动,满心的温情又随了血脉暖暖地涌动——为每一份经得起流年的爱情。为每一份经得起推敲的生活。

诗为何物?呓语、意识流,还是真生活、真情感的本色流露?总有人在讨论诗性。更多写作现代诗的作者乐于“诗的心思你来猜”,貌似诗是一种猜字、填字游戏。怪不得有人恨恨地制定罚则:如果你再不好好说话,罚你下辈子做诗人。话是夸张了点,但,好诗,真的不需要太费思量地去猜,只需要暴发积攒于生命中最本源的那一份悸动、灵动、感动。好诗,是一种让人动心动情的意境。比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春暖花开”清晰直白。你可以随了海子诗行,去作画、去生活。“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徐志摩大师不懂折叠意味么?不,不。“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已足够让过了恋爱季节的我,心生热流、双目溢情,“遇到你,是我最美的年华。”
“诗要表现的,是诗人的主观世界和诗人所面对的客观世界。那么,读者所要接受的,是诗人的客观与主观,只有两者协同,才能共鸣,才能共震。”晚枫“诗观”,印证在他的每一行诗句里,印证于每一位愿意驻足于他诗意的读者。我一直以为,所有文体里,诗境阔而意悠远,最具感染力、扩 、渗透力,最具美的撼动力。因为情真,因为情切,因为由情衍生的无限意象。真情感成就华贵之文字,始终是我最朴素的文字逻辑。
以“过气”的形式唱着“过气”的赞歌,雷锋、铁人,国庆、七一,祖国、家乡;亲情、爱情……声声入诗,事事化诗。人活着是需要一种精神支撑的,这种精神,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气”。在这个求新、求变、求新锐的时代,谁都怕自己一夜便已“过气”,但,实际上,一直在寻求“新奇”的你,或许也会不知觉地期待一份“过气”于心。毕竟,有那么些东西,因为“过气”,而有了沉淀的质感,有了化酒的醇香,比如,情感,比如,入诗的意象。
晚枫诗作,诗语言可能显得有些粗砺,刚性有余而柔韧度不足,段落间的承接着陆不够流畅自然,但其诗间蕴含的男人情怀、诗人“稚气”,原生态而生动,意味无穷。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玩味。晚枫投稿时常在文末加注一个“作者提示”:不成熟作品,谢绝推荐加精。”与“此作品已在某某杂志发表”所做的编辑不要眼拙不识真金的暗示相比,晚枫的“不把豆包当干粮”倒显出一袭悠然自省之气。我一直感觉到遗憾,当文字做精、做到高深时,我们的一些文人,却难免自我膨胀到不可一世,而呈现出文字与人格的背离。
“咬牙不忘是个男人/尔虞我诈不丢诗情/灯红酒绿抱紧良心/原始积累今已完成/收拾灵感重做诗人”晚枫带着清醒与自勉,以不可磨灭的时代审美、价值取向,在更多人把“活的意义”都调得与“市场”同步时,晚枫,人跟了过去,情却仍旧系挂于自己固守的精神世界。

共 281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是品文,亦是品人,《纵歌须豪情》独辟蹊径,在文中评析人品,于人品中切入文品,这样的品评文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评论,更多的是浅淡月色下两个知音知己之间的煮茶谈心,言笑晏晏。在司药笔下,我看到了一个儒商,在残酷的商场竞争中依然保存着一颗热爱诗歌热爱生活的赤子心,用诗,这个最凝练最精致最别致的文学体裁,去记录生活,表达情感,展发志气……儒商难得,至情至性的儒商难得。司药品文极为用心,此文摈弃浮华虚夸之风,字里行间更是看不到一丝的刻意拔高,诚意拳拳,情意浓浓,选取晚枫的几首诗歌进行分析赏析剖析,层层深入到诗的核心,抵达诗的灵魂,甚至从文末作者对自己诗作的“提示”这个迥异于别人的暗示,去体悟领会诗人的思、感、情、气、绪、悟,尤显得朴实而动人,精炼而准确。在晚枫的诗作和司药的诗评之间往返观照,获益良多,于我如是。因此文酣畅淋漓,流利顺畅,导引得体,妥帖细微,精致清丽,观点鲜明,剖析到位,感悟遥深,不愧为“豪情”之“纵歌”!特此推荐。问好二位,欣赏学习。【友情编辑:秋梧飘絮】【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71106】
2 楼 文友: 2011-07-11 16:44:21 烟不赞作评二位,作者儒雅诗情,评者入情入理,再赞既是矫情,烟赞秋之编按!树四个大拇指!呵呵呵,问候! 漠视三千
回复2 楼 文友: 2011-07-12 00:48: 9 烟巡视来了,药奉茶。
 楼 文友: 2011-07-11 18:25:45 文好评好按好,堪称三绝。值得品读。
回复  楼 文友: 2011-07-12 00:47:15 李老师盛赞,药虽受之有愧,却也是感受到李老师 的期待。
满心的暖意。感谢。
4 楼 文友: 2011-07-11 22:0 :07 好好,真好啊,鼓掌啊喝彩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5 楼 文友: 2011-07-12 00:44:51 药之所以能够为晚枫“放歌”,也是因了晚枫之豪情。人活着总是需要精神的。精神看似空泛,却让人活出一种气势,一种本我状态。
秋之按语,药受之忐忑,因为,太多时候,药不能活得如晚枫那样“坚持”,那样“果敢坚定”。
问好晚枫。抱抱咱秋。药习惯,文字中人,文字言谢。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6 楼 文友: 2011-07-14 09:52:14 谢谢司药!谢谢秋梧飘絮!谢谢各位老师和诗友!你们的理解、支持和鼓励,让我不得不去回眸自己写过的那些文字,想起那些流浪的诗歌。是的,我写过多年的诗歌,那些或稚气或苍凉的诗行,散乱地遗落在岁月的荒草小路上,让我在蓦然回首时,迟疑地不敢前去相认。对于诗者,喜怒哀乐都是歌。生活,我是爱你的。爱你的时候,我只能通过诗歌抚摸你,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靠近你。顺便说一声,这篇《纵歌须豪情》将作为我拟将出版的诗集之序言。 诗,生命揉搓出来的悲欢离合。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中暑的症状
宝宝便秘吃的药
拉水便是什么原因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