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三十一章 喷血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2:21

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三十一章 喷血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马车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

柳紫印,被云冥圈在马车里面。她面无怒色,实则内心大浪滔天。

她快要自爆了,要不是心里清楚打不过云冥,他的俊脸一定早就遭殃了。

末了,柳紫印实在无法,虽然她很不愿意委曲求全,但是她的银子正在等她接它们回家。

“冥冥呀!你说你长得这么好看,凶神恶煞着一张脸,是不是有点暴殄天物?”

“……”

“我又没要讹你,你怕什么?”

云冥面色稍稍缓和:就算知道小紫紫话不出自真心,可是怎么办?听着很舒服。怕?就你那点银子,我有什么好怕的?

“冥冥呀!你就放我过去呗!我去去就回。”

“你不是说累了?难道见病秧子就不累了?”

云冥幼稚地较劲,他就是讨厌柳紫印笑靥如花看释青轩的样子,还一口一个“青轩”地叫。

“嗯,不累了。”

“……”

柳紫印瞧见云冥的脸一下子又拉下来,不由得知道自己踩了雷区。

“我平生最爱的就是钱,取了银子自然开心。你要是非不让我去,你给我银子也行,我一样开心。”

她都觉得自己很狗腿,不过她这话倒是发自真心的。

而且,不是一样开心,而是更开心。

因为渣男要是愿意给她银子,不就是两份银子了么?

“你找她……取银子?”

“啊!不然能干嘛?”

“去吧!”

“……”

云冥顿时大放地坐到马车另一边,闪出大半的空间给柳紫印过去。

她眨巴晶亮的水眸:渣男该不会是精神分裂吧?嗯,有可能,目前只发现两重人格,但愿不是多重分裂。艾玛!胡小哥哥好可怜,居然被这样天使与魔鬼于一身的家伙盯上了。

她方掀起车帘,又听见云冥说话。

“等一下。”

“你又后悔了?”

柳紫印诚惶诚恐,生怕他后悔把自己揪回去。

“我只给你两盏茶的工夫,到时你要是不回来,我们就先回去。”

“好。”

她扯了扯嘴角:回去就回去呗!大不了我坐三叔的‘敞篷’,还兜风呢!十分钟就让我往返镇中到城门一个来回包括办事?我又不是送快递的,你没病吧!

应了一声,跃身下车。

柳紫印方走,凌绝就回眸看他。

“爷,我看紫印姑娘这脚程,两盏茶是回不来。”实诚脸。

“……”不说话会死么?

“而且,就算是讨账,也难免寒暄两句。爷只给姑娘两盏茶工夫,是不是有点……”苛刻。

“你认错主子了吧。”冷冽脸。

凌绝不说话,主子的样子,像是要吃人。

“其实,爷…我只是想和你说,就算咱们走了,还是会有别的马车回柳家村的,你犯不着这样的罪紫印姑娘。”

“那就让所有的马车停在镇上。”

凌绝这话倒是提醒云冥了,他凉凉地说了一句。落魂忽然有点后悔,他好像帮了倒忙。

柳紫印脚步轻快地奔向客来居,虽然她打从心里就没打算按照云冥的话办,但已不知不觉地加快了脚步。

客来居大堂。

“呦!姑娘可是半月都没来了。”

“嗯,家里接连办喜事,所以耽搁了。”

“我这儿有点忙,要不,姑娘还是到楼上去等我?”

“成。”

忠叔如获大赦:这姑娘总算是来了,少主那日回来后脸色就一直不开晴,也不知是什么事。姑娘来了,少主至少愿意说说缘故吧?

应完声,柳紫印就轻车熟路地往楼上去了。

她一开门,发现房间好像大了不少,侧目往隔壁间的方向看过去,就下意识地双手捂住嘴。

“紫印怎么都不敲门?”

“……”

她顿觉无语,只见对面本该有屏障的地方,墙已经丢了。

水汽袅袅的深处,一个硕大的木桶里,释青轩臂根以上的光洁皮肤都露在她的眼中。

可…这似乎不是重点。

电视剧里,这种时候,她是不是应该喊一声意思意思?

不过,她要是大喊,引来好事者,是不是对青轩又有点不够意思?

艾玛!好矛盾!

“紫印,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还有,你不是应该捂眼睛才对么?”

“……”

说得对!

在青轩眼里她可不是只狐妖,所以一个正常的古代女子。这种时候,不喊的话,是应该捂住眼睛。

想着,她就指间没缝儿地正正经经捂住双眼。

“紫印。”

“啊?”

“你可有些日子没来了。”

“嗯,家里事忙。”

“难道是大摆宴席半个月?”

“瞎说,我的银子又不是大风吹来的。而且得多大的风能吹动那些银子?”

“那你是……”

“哎!一言难尽,我把三个妹妹都嫁出去了!”

“都嫁了?镇上都在传的奇女子竟是你?”

“……”

柳紫印本是放下手,想对释青轩傲娇两句。可是她放下手以后,见到释青轩还坐在木桶里,不由得又把双手覆在眼睛上。

“你就不能赶紧出来,咱们再好好说话么?”

“我这洗澡水有点特别,自己出不来,需要人帮忙才行。”

“我帮你不就……”

她话还没说完,就想起自己是个女的。

而且,不管是不是在大古代,都要注意“非礼勿视”这一条。

这时候,柳紫印身侧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主人,我…哎呦!对不住姑娘,我竟然忘了主人这个时辰在沐浴。”

柳紫印闻声,将头扭过去看忠叔。

才要说话,不由得轻轻翕动鼻翼。

“这是…药浴?”

“姑娘好见识!竟连这么轻微的药香都闻得出来?”

忠叔改观:这姑娘小小年纪,头脑够好,通厨艺还通药理,真不愧是少主看上的姑娘!

柳紫印闻听肯定回答,不由得又惋惜地看了释青轩一眼:好好一个小帅哥,偏偏身体不好,真是天妒呀!

她轻轻摇头,而后又将目光对上忠叔。

“忠叔,其实我这次来,找你也是一样的。”

“好,我这就去给姑娘理一理账目。”

“有劳忠叔了,不如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留下,青轩尴尬。

她留下,都好尴尬。

说着,也不等忠叔应声,就率先往外走。

将到门口之时。

“紫印,且等等,我有话对你说。”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口碑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电话多少
保定白癜风权威专家
广东治疗阳痿费用
厦门哪家妇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