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秦始皇成长日记 60 选择逃避

发布时间:2020-01-16 18:32:05

秦始皇成长日记 60 选择逃避

“当时…她选择楚国离开寡人说了一句话。”一身黑色龙袍的男子躺在龙床上怀念的说道。

白袍男子一双黑眸看着躺在床上即将走去的皇帝,面无表情的说:“你就那么想她么?”

“人生常态爱与情宝贵难得,就算将江山抬手给她,寡人也愿得。”这位皇帝说完这句话后好似将全身力气用处般,之后沉默的不在一丝言语,甚至连动作都没有。

“陛下一路走好,臣会看管你的江山的,不管她是不是你爱人。”白袍男子从腰带解开一个青铜令牌,放在仙逝的皇帝头边。

踏出皇宫大门的那一步刻,白袍男子深呼吸一口气仰头望着深蓝的天空,白色纯洁的云朵儿正随风飘着;回头望了一眼重兵把守的皇宫城门,白袍男子气头压抑的走了。

一滴泪水滴在地上染湿了土地,是谁的眼泪?这又为谁流的眼泪…

记忆停止在这,嬴政猛然从木床上跳起,一双美目瞪着圆滚滚;正在成长的荷包也随之喘气忽上忽下。

“你怎么了?”没地方睡觉的林星奈半熟睡的趴在桌子上,被嬴政这一跳起惊醒了,这木床稍微一动就嘎吱响,一跳动的话声响更加响彻。

“是他,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嬴政大声叫道,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老是有股冥冥中被针对的感觉,包括许久未出来的李斯,这一切都是一个人的阴谋,那段莫名其妙忆起的前世记忆片段。

心中也同时响起警铃声,她不是嬴政,她是洛伏水,在这样下去不断的想起前世记忆的话…这世上再无洛伏水一人。

隔壁已经开始有人喊吵死人了,嬴政一想到自己所在的地方立马捂嘴;林星奈揉了揉打架的眼皮,问道:“你知道谁了?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幕后黑手?还是其他生物的阴谋论?”

嬴政一屁股坐在木床,嘎吱的声音十分刺耳。

“如果…我说如果,如果我不回去选择逃避怎么样?”嬴政轻声问。

一听嬴政这么说,林星奈的睡意全无,脑中过滤了一遍自己若是遇到类似这种情况会怎么样,无论怎么过滤,逃避两个字占据了他的大脑。

心头染上了一丝疲倦,林星奈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说道:“我会选择逃避。”

两人对视一眼,嬴政婉转一笑:“我可没你那样没骨气。”

相安无事,两人不在交谈转身睡觉去了;漆黑的房屋里,嬴政明亮的双眼十分明显,自从做了那个梦后她睡不着了。她也是没骨气的那种,一点小事就不敢回去面对,闭上双眼片刻,脑海中浮现出古代青山绿水繁华街道的场面,若能回到过去多好…不用在纠结那么多事情,也不会因为一点小时赌气之类的。

回去…

嬴政悄悄坐起身,咧嘴一笑露出骇人的獠牙,她本该不是这世界,回去躺棺材本就好了。

第二日,林星奈受不了双手双脚的酸麻睁开了双眼,忽然他注意到床上无一人,凝视木床片刻,林星奈默默的拖着麻木的双脚来到木床一躺继续睡觉去了。

小店铺里的人一夜未睡,项羽看了一晚上的罗盘,脸色也越来越不好;乔乐巧在一旁劝了许久,未果只好担心的陪在项羽身旁。安雅闭目散发自己强大的意识寻找嬴政,一晚上没寻到嬴政,正想收回意识时感到熟悉的尸气。

能让她熟悉的尸气目前只有嬴政一人。

“我找到了。”安雅说出众人最想要听的话,

“说!在哪里?”项羽不在紧盯罗盘,一双眸子直视安雅。

被项羽无形的气势骇了一下,安雅耸了耸肩道:“离开安晨市了。”

“……”项羽摸了摸口袋,掏出的是一个佛玉,看成色还很新。

几人凑在一起好奇看着这个佛玉,不懂项羽拿这个什么意思。

项羽食指摩挲着佛玉,声音嘶哑的说道:“李琴之,出来,你在不出来嬴政就走了。”

“呼呼!”一阵阴风在小店铺里刮起,紧接着鬼啸声充满了这个小小的店铺。

鬼仙!安雅、叶繁华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项羽手中竟然还有如此利器。

“陛下要走了?”李琴之从佛玉钻了出来,一个女子身穿华贵的羽裳、瀑布般的秀发垂流而下,如此美人若忽略身上鬼仙的气势那定然看起来娇弱无比。

环视一周没有看到嬴政,李琴之愣神,难道走了?

项羽微微叹息:“你能感到嬴政气息么。”

李琴之看向项羽一脸惊讶:“你竟然不叫陛下小名了?”

一听到李琴之口中的小名,项羽沉默了;李琴之见项羽不作答也有点恼火,她作为一个过来人可是知道两人曾经活着时候赛比翼鸟,连她在深宫里也不免嫉妒,可后来她也想通了,陛下始终爱的人只有一个,她只不过是一个偷偷爱恋陛下的可怜虫。

项羽也不想搭理李琴之,哼声道:“嬴政会回东安市找王贲和扶苏,我们现在出发也许还来得及。”

“我儿子?”王翦惊呼一声,没想到啊…她还能见到自己儿子,那个整天身上布满灰尘扛着长矛对着自己笑嘻嘻的王贲。

现在想起曾经会感觉那时候的美好,每个人都会不断往成熟走去,当成熟后却发现幼稚可笑的自己不见了,纯真…也消失了。

嬴政是走上往东安市的轨道,一个人渐渐在黑漆漆的山洞消失…

反而项羽加速来到东安市自己的别墅却没发现嬴政,也扶苏没有感受到这方圆几里嬴政的气息;得知结果的项羽颓废坐在沙发上,他做错了吗?他放心的留下嬴政对付心魔,这件事他真的做错了吗?

唐诺末一直是打酱油的,此时她站在乔乐巧背后,美目一直跟着乔乐巧而转动没有离开过;至于乔乐巧只关注项羽,丝毫不知自己身后有一个女的。

“小贲。”王翦站在王贲身前,心中默默对比了下身高,发觉自己比儿子还矮一个头。

浑浊的双眼看着王翦,王贲双膝一跪:“父亲,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王翦扶起仍然是僵尸的王贲,眼泪不知不觉的流落,这本无关她这一事,可她一见到王贲就想说什么,即将说出的话却卡在嗓子眼里,她愧疚…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合肥长淮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北京检查不育
治疗牛皮癣医院哈尔滨哪好
汕头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